• 能源舆情:新增风电竞价上网 “华龙一号”完成穹顶吊装 2019-09-08
  • 儿童绘本走俏 出版社忙“扫货” 2019-09-03
  • 女出纳侵吞千万公款扮富婆 7年未被公司发现 2019-08-28
  •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、社长甄奎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8-28
  • 龙峰:帮助更多企业用好互联网—上游新闻对话重庆经济 2019-08-26
  • 中国自由搏击选手邱建良:“越想打赢时,越容易挨打” 2019-08-26
  • [调皮]“谈判技巧”始终摆脱不了“被迫谈判”的尴尬! 2019-08-25
  • 电影与足球争锋有戏吗 恐龙票房称霸 2019-08-21
  • 西安紫云溪小区深夜有人竟高空扔粪便 律师:违法行为 2019-08-21
  • 民警与死神赛跑一里路 成功救起落水老人 2019-08-20
  • 这些度假酒店将改变你的旅行 还不赶紧了解一下! 嗜住 2019-08-15
  • 49只“神话之鸟”中华凤头燕鸥返回象山韭山列岛 2019-08-08
  • 700亿美元大生意 美媒称西方拟建新舰队反制中国 2019-08-06
  • 一只浣熊都这么努力,你还有什么理由不上进! 2019-08-04
  • 波司登集团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环保奖 2019-08-04
  •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失忆的男人之十
        “你们的这个调酒师,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    他看着酒杯,慢悠悠地问着。

        但他觉得,自己就像是再一次喝到了心跳一样。

        那就是心跳加快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“回凤公子,她叫做纳兰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纳兰笑是么?”

        凤卿亭闭了闭眼睛。

        果真是她啊。

        这一种,能够把自己的感情,几乎要彻底地融入到自己做的东西之中的能力,凤卿亭也仅仅只是在纳兰笑的身上看到过。

        不过……她,怎么会在这里?还要是当起了一个调酒师?

        凤卿亭起了身。

        酒保微微一愣,旋即就反应过来了。

        凤卿亭这是要去看一看纳兰笑吧?

        还有一段距离。

        凤卿亭停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他就这样看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中间,隔了很多的人。

        不过也没关系,足够他看到纳兰笑了。

        那个真的就在调酒的女人。

        看着她的手,上下飞舞。

        看着明亮的液体,就在她的手中,折射出迷人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终于,一杯酒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她在完成了之后的笑容,也是那么的轻松迷人。

        该死的美丽!

        凤卿亭在心中骂了一声,转过身去。

        他不想要和纳兰笑打交道。

        哪怕看着如今的她变化得如此动人,哪怕还有着最初的美好记忆存在。

        但却始终忘不掉,纳兰笑在并没有变得这么好的时候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但却始终忘不掉,自己曾经有过多么厌恶她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就好像是当初厌恶的时候,就因为那一点美好,而一直都不舍得真的对她下狠手一样。

        如今,已经渐渐地觉得,自己要被重新吸引了,也一样是因为那一点厌恶,于是抗拒着自己内心涌动的接近念头。

        纳兰笑若有所思地看向凤卿亭移开的方向。

        酒吧之中的人不少。

        但她竟然还是就在要看第一眼的时候,就认出了凤卿亭的背影。

        所以,他还是认出自己了吗?

        从一杯酒之中认出了自己。

        还为了确认,特意地过来看了看自己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,没有任何的打招呼。

        只是确认完了之后,立刻就转身离开。

        甚至就连让她发现,然后主动打招呼的机会都不给。

        但也是啊……他凭什么要给自己这样的机会呢?

        当日事了,两人便是陌生人了。

        甚至可能是就连陌生人都不如的。

        陌生人还有可能因为一些事情,然后就变成朋友了。

        但如同他们此时的这一种情况,是原本有着再次接触的机会的,也一样会主动地避开。

        所以……一旦决定了要去当陌生人,就真的大多数人都只能一直这样当陌生人了。

        直到生命的尽头,也许还会怀念一下,过去的日子。

        或许年轻时候的ta,还会在眼前出现。

        朦朦胧胧、隐隐约约。

        看得到,却怎么也触摸不到。

        甚至就连记忆,都是模糊不清的,留下来的不过是心底的美好幻象。

        纳兰笑叹了一口气,再度开始调酒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一杯,名为叹息?!?br />
        叹多少人,一旦错过,便是一生。

        纳兰笑也不知道这一杯酒将会出现在谁的酒桌之上。

        她只是知道,在自己调出来了之后,就已经有人把就给端走了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是真的巧合,还是酒保故意为之,又或者是凤卿亭之前的吩咐起了作用。

        叹息竟然也是出现在了凤卿亭桌上。

        本来知道了这调酒的人就是纳兰笑,凤卿亭是想过,自己要不要就这样作罢的。

        到底那人是纳兰笑。

        就算是自己再喜欢她调的酒,也是不能接触的人。

        但如果是喝了这酒的话……凤卿亭也觉得,自己做不到如同之前那般,轻轻地,把纳兰笑存在的痕迹抹去。

        不在意需要多长的时间。

        只是一直做下去。

        一直做到自己可以获得成功的那一天。

        但如果再喝这酒,岂不是让纳兰笑今天才在自己心底留下的浓浓印记,他都还没有来得及去抹除,这就再添加一笔?

        但……名为叹息。

        凤卿亭就又有了一些情不自禁了。

        罢了!

        今晚就再一次地去放纵一下自己吧!

        任由纳兰笑继续在自己心中留下痕迹来。

        任由自己继续对她无法放下……

        唉!

        万千的事情,到了最后,也就只剩下了一声叹息!

        仿佛除了叹息之外,自己是真的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!

        凤卿亭轻轻地,摇动了一下酒杯。

        看着酒杯之中还剩下的半杯酒,他也只是觉得,在自己的心头,正是有着万千的思绪在涌动。

        仿佛在自己前半生之中,所经历的一切遗憾的事情,都已经在这个时候从自己心头涌现。

        有些迫切地想要去改变那些过去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但是,却也根本就没有去改变的办法。

        也就只能站在时间长河之中,代表着现在的点,看着过去。

        也就仅仅只能看着的。

        未来呢?还有未来呢?

        又会是什么样子的?

    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根本就弄不清楚的东西??!

        只是遗憾!

        只是在自己的心头,有着太多的遗憾!

        剩下的半杯酒,被凤卿亭一口饮尽。

        仿佛这样,就能够让那遗憾的滋味,尽量地减少一些。

        可也就是这样,也只能够给自己带来更加强烈的冲击的感觉!

        叹息!

        只想要沉重地去叹息!

        难不成,在这个世界上,还会有些其他的东西,比起如今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,还要更加痛苦不成?!

        他……有些不相信??!

    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凤卿亭才缓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他凝视着自己手中,那已经空了的酒杯。

        “回去和她说……她还漏了一杯酒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,凤公子?!?br />
        酒保连忙答应下来。

        听到了凤卿亭让人传过来的话,纳兰笑唇角微勾。

        是啊,还差了一杯酒。

        经历过了最初的心跳,自然还要经历错过,所以才会有后来的叹息!

        明明最初的相遇,总是那么的美好。

        但又是为了什么?

        总是会在相遇之后,就要经历各种各样的错过?

        若是从一开始,你我就未曾相遇的话,那么,是不是,在我们之间,也是不会有后来那样的,足以让人痛彻心扉的后悔?!

        也会不会,最后,也只能看着你我,在阳光照耀之下,渐行渐远的背影?!

        若是说,我的背影,代表着我最真实的想法,是在向着你伸出手,希望能够挽留你的……那么,你又到底会不会,为了我而留下来?!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        、忘语大神新书《》、陈风笑新书《》、尝谕大神新书《》
    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