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能源舆情:新增风电竞价上网 “华龙一号”完成穹顶吊装 2019-09-08
  • 儿童绘本走俏 出版社忙“扫货” 2019-09-03
  • 女出纳侵吞千万公款扮富婆 7年未被公司发现 2019-08-28
  •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、社长甄奎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8-28
  • 龙峰:帮助更多企业用好互联网—上游新闻对话重庆经济 2019-08-26
  • 中国自由搏击选手邱建良:“越想打赢时,越容易挨打” 2019-08-26
  • [调皮]“谈判技巧”始终摆脱不了“被迫谈判”的尴尬! 2019-08-25
  • 电影与足球争锋有戏吗 恐龙票房称霸 2019-08-21
  • 西安紫云溪小区深夜有人竟高空扔粪便 律师:违法行为 2019-08-21
  • 民警与死神赛跑一里路 成功救起落水老人 2019-08-20
  • 这些度假酒店将改变你的旅行 还不赶紧了解一下! 嗜住 2019-08-15
  • 49只“神话之鸟”中华凤头燕鸥返回象山韭山列岛 2019-08-08
  • 700亿美元大生意 美媒称西方拟建新舰队反制中国 2019-08-06
  • 一只浣熊都这么努力,你还有什么理由不上进! 2019-08-04
  • 波司登集团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环保奖 2019-08-04
  •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罪官的女儿之十八
        纳兰笑拿过那明黄的卷轴,翻开一看。

        圣旨!

        原来之前凤卿亭会娶原主,是因为圣旨!他若是不娶,那就是抗旨不尊的杀身之祸了!

        “那我爹爹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岳父之前调查老荣亲王,结果被老荣亲王找到了些蛛丝马迹,想要杀他灭口。当今原意是让岳父到监狱之中,以此显示他根本就不信任岳父,也不会重用岳父,让老荣亲王减少些对岳父的杀意。此外,也有?;さ某煞衷谄渲?。当时监狱之中有着许多的暗卫,就为了?;ぴ栏复笕?。谁知道老荣亲王的人也渗透得太厉害,还是把岳父岳母害死在了狱中?!?br />
        纳兰笑也不知自己心中是何感受。

        “母亲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娘?”凤卿亭微微一愣,才道,“之前我没有和她说过这些事。也就前些日子才告诉了她?!?br />
        纳兰笑微微点头,忽地就是一声冷笑:“那还真是为难凤大公子了!因为皇命,不得不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,还要装得是因真心相爱才娶回来的!”

        凤卿亭脸色不变:“阿笑,我说了,我承认过去我对你是没有多少感情,可不代表现在!”

        “是吗?”纳兰笑哼了一声,转过头去,“玉梅花我会亲自交到皇上的手中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也好?!狈锴渫ぶ滥衫夹φ饣故怯行┎恍湃嗡?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,在他找到了纳兰飞扬,把自己手中的玉梅花奉上,结果却得到消息说这是假的,刚还有人送了一朵一模一样的假玉梅花到来的时候,他就清楚,那晚的纳兰笑是真的在装睡!

        可他不知道,纳兰笑到底知道刘亦婷的事情了没!

        “那就请回吧?”

        “阿笑,我们是夫妻……”凤卿亭有点无语。他这是要被赶出去了?不过换做是他,知道自己枕边人心中根本没有自己,也得赶人走吧。

    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纳兰笑淡淡地道。

        “好。阿笑,我再问一个问题就出去,好不好?”凤卿亭只得稍稍放软了些语气。

        “你问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知道另一朵假的玉梅花是被谁拿走了的不?”

        “知道啊?!蹦衫夹毓防?,白了他一眼,“不就是刘亦婷嘛!”
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凤卿亭忍不住又问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第二个问题了,我的凤大公子?”纳兰笑指了指房门,示意他出去。

        凤卿亭只得叹了一口气:“好吧。我去书房呆一晚上。不过,阿笑,现在的我是真的爱你?!?br />
        纳兰笑唔了一声,也不说话。

        可就在凤卿亭马上就要开门的时候,纳兰笑忽然间面无表情地道:

        “那晚起火的时候,她就在母亲一旁。我和她离得也不远,闻到了她身上的一股味道。当初你送了我一种极名贵的香料,据说长期闻着对身体也好。我便把那香料与为你做的一套衣裳一起,放到了一个盒子之中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两个黑衣人在找东西的时候,也把那盒子翻找了一遍,自然沾上了一点香料。而我那晚,就在刘亦婷的身上闻到了那味道,虽然极淡,还有其他的味道掩盖着,但我敢断定,就是那香料的味道?!?br />
        凤卿亭定定地看着纳兰笑,眼中涌动着无数复杂的情绪:“阿笑……”

        纳兰笑却是在床上躺好,盖好被子,转了一个身,只是留下一个背影给他。

        出了房间,纳兰飞扬与绣心都赢了上前:“怎么样了?”

        “阿笑说了,会亲自把真的玉梅花送到当今那里去。飞杨叔叔,你就放心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就行?!蹦衫挤裳锏愕阃?,“那我也该去再布置一番。最好在这几天里,就把荣亲王的余党一网打??!”

        他也看出了凤卿亭有些心不在焉,便是不再言语,独自离开了。绣心则是被他留了下来,躲在暗中?;ぷ拍衫夹?。

        荷塘武功虽好,但毕竟纳兰笑是女子,多有不便,还是绣心?;じ〉蔽韧滓恍?。

        凤卿亭却是想着方才纳兰笑所说的话。那长长的一段话,仍在搅乱着他的心!

        他甚至不知道,自己是怎么走到了书房这边的!

        在听到了外头没有了任何动静之后,纳兰笑忍不住睁开了眼睛。

        她已是毫无睡意。

        或许方才她对于凤卿亭的态度好一些,会容易完成任务一点儿吧?可她却是不愿意!她就是想要刺一下凤卿亭!

        想着想着,她又是忍不住的想到了荣亲王的事情之上。

        老荣亲王是当今的弟弟。不过那在当今登基前夕就出了意外,咳血身亡的三皇子,才是老荣亲王一母同胞的兄长,才是和老荣亲王感情最深的人。

        在纳兰裕德死后不久,老荣亲王也暴毙身亡,死法和三皇子一模一样!而如今的荣亲王,则是当今的侄子了。

        这事情也实在巧合。

        纳兰笑都有点怀疑这两人的死到底是不是真的和当今有关了!

        她也只和当今接触了那么一点时间,又加上能够当得上皇帝的人,哪里是那么容易看得透的人?纳兰笑自然不敢肯定到底是不是当今的所作所为!

        直到快要起来了,纳兰笑这才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      可还未等她睡着,就又听到兰香惊喜的声音在外面传来。

        “公子!你可算是回来了!少夫人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!你等着,奴婢这就进去叫醒少夫人!”

        “不用叫了!”纳兰笑负气地甩开被子,赤着脚就下了床。现在的她是只想睡觉了??!

        “??!少夫人,你醒啦!”兰香像是感觉不到她的心情不好一般,还在那里笑着。

        纳兰笑抿抿唇,实在不好对着兰香发脾气。

        “地上冷?!鼻宓纳ひ糨氲卮优员叽?。

        纳兰笑还未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人拦腰抱起,往着床上走去。兰香则已经连忙捂住了眼睛,悄悄退了出去了。

        也罢!反正公子回来了,少夫人就算是没有及时去向夫人请安,也有公子圆场,不需要担心了!

        “凤卿亭?”纳兰笑茫然地眨了眨眼睛。

        “我在?!蹦凶拥纳粢谰墒悄前闱宓?,却又仿佛只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。

        “你放我下来!”纳兰笑脸上已经飞起淡淡红晕。

        “好?!?br />
        原来是已经到了床边了!

        凤卿亭弯下腰,让她能够刚好地在床上坐下,自己顺势拿起她的一只绣鞋,又蹲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下次穿了鞋子再乱走?!?br />
        、忘语大神新书《》、陈风笑新书《》、尝谕大神新书《》
    为您推荐